好像闷了一个夏天的天空,终于在窒息中爆发了。

客人一一的回去了,孩子也被抱到里面,云裳依旧抱着唐北琛哭,痛痛快快的哭。

唐晚宁眼底也不由的含了泪,因为唐北琛的话,也因为云裳的终究释怀,从此之后,唐北琛的人生中不再有她的阴影,他们从相遇到相爱到分手到纠缠到如今的真正离别,结束的心情让她很是伤感,缝入彼此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永永远远的定格在我们不会再回头去看的沿途。

她抿着唇,走开了,走到从前常常依靠着看书的树荫下,青春总是短暂的,从前以前的天长地久,其实也不过是现实中的昙花一现。

唐北琛,未来你要好好的!

“想谁想的伤心了?”欧牧夜从后面上面,站到了她的面前。

唐晚宁静静的望着他,望了很久很久,忽然,她过去踮起脚尖抱住他,连不可能在一起的人都可以这么努力,他们是相爱的,为什么要分离了。

人只有在看到比自已更悲惨的之后,才会回过头珍惜就在身边,我们却矫情的推开的东西。

欧牧夜心底一喜,也紧紧的拥抱住了她。

虽然他不知道松开手之后她还会不会认账,但是此刻她的怀抱温暖的融化了他的心。

远处,欧擎远看着这一幕,目光终是黯然了。

唐晚宁抱的足够久了,他身上那股令她感觉幸福的味道也呼吸的足够多了,她感觉心里是满满的,爱这个字此时是无所遁形的。

不知过了多久,她松开他,拍着他的肩膀说,一副领袖的气质:“小老头,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重新追求我的机会,故弄玄虚,装**,摆架子这些一显露,立刻出局,永不翻盘,好好干!”

欧牧夜的嘴角微微抽搐,不过心里却是很高兴她会这么说,总算是开窍了一些。

他笑:“卡沙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你就不怕她真抱个孩子?”

“如果真有孩子的话,她早就带来了,女人之间的事情,你不会懂的额,我会处理,当然,这也不低表我已经接受你了。”

”好!”欧牧夜点头,知道是因为云裳的事情,刺激到了她的神经,不然不会那么反常的。

女人终究是感性的。

另一边,欧云裳也放开了唐北琛。

“哭够了?”

“嗯,够了,北琛,以后带着孩子常常来看我们,做不成夫妻了,做朋友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