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当书网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100章 儿子

第100章 儿子

“前世,你愿意为我而牺牲韩柏舟。这辈子,你为唐牧造墓地,打棺材。做好了待他身死之后,为他守着一点血脉的打算。说到底,你仍还是你,可你爱的那个男人,已经不是我了。”李昊终于环了过来,见韩覃几欲挣扎,揽紧她道:“就这一刻,只这一刻就好。我既在帝位上,无论首辅是谁,大都督是谁,他们是我的左膀右臂,亦会是扼住我的脖子最后杀死我的那个人。我既是天帝的嫡子,又必得执掌这权利,就会做好与他们相斗,驱着他们往前走的准备。

可我仍不能忘记前世,也不可能忘记你。瑶儿,我仍需要你的怜悯,只让我靠得这片刻,好不好?”

孩子狠狠一个转身,韩覃挣脱李昊的手臂,也不敢看他的眼睛,下意识摇头道:“二郎,我当初之所以爱你,是因为怜惜你,恰如你怜惜我一般。而这辈子之所以心甘情愿困于唐牧的臂膀中,是因为仰慕和崇拜,所以心甘情愿叫他驯服。

但无论那一种爱,其实都是不正常的,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无论身世差异有多大,贫穷或者富贵,精神上一定是平等的。”

所以无论李昊还是唐牧,实际上都不是良配。

*

李昊下了楼梯,恭立在炭行门上的牛素鞠腰跑了过来,低声道:“皇上,蓟镇总兵唐牧在外求见。”

李昊紧了紧袖腕,舒臂待牛素替自己披上裘衣,侧首一笑道:“正好,咱们去会会他。”

比起那爱闹事,只有小聪明而无大智慧,整天就知道祸事的黄全来说,牛素虽也是个半大孩子,但低调谦恭,为人谨慎,李昊如今用他用的十分顺手。当然,若那一日皇帝行事出了差错惹得群臣怨愤,这牛素亦随时可以拉来剁了,以平臣工之愤。

门外不止站着唐牧,还有内阁六位辅臣,以及从六部中独立出来的兵部尚书徐锡,大理寺卿、督察院使,一朝的一品重臣们,全部集结于此,站在唐牧身后。

只等牛素双手拉开大门,李昊阴沉着脸闪出门时,便齐齐屈膝跪下。

没有山呼万岁,也没有歌功颂德,但唐牧率着群臣这一跪,双手按地,态如足弯的弓,于四周汹汹的火把之光中,是无声而又沉默的臣服。

李昊站在门内,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侧首吩咐牛素:“请唐阁老进来说话!”

炭行里一进的账房,李昊背身负手,唇角微抽一抹似嘲似讽的笑意。权力与一个妇人全心全意的爱,塾轻塾重。拿这样一个问题去问全天下任何一个男人,他们大抵都会说,既有权力,美人趋之若鳌,当然是权力更重要。

但唐牧差点诱他入一个死局,用的便是这样一份爱意。而如今他要逼唐牧放权,用的也是这样一份爱意。赢得权柄的那个,享万里江山与无边寂寞,赢的爱意的那个,也不见得一定会快乐或者满足,概因男人的疆场,终归还在朝堂。放寂于野,那怕因为上一世的先知先见而挣得闷声一注注大财,终究此生会因为抱负不能施展而怀着巨大的遗憾。

如今唐牧就是要用这遗憾,来换取韩覃的一世安稳了。

“一国两祸,一是兵,二是民。一国两福,仍是兵与民。有千年的奴役与教化,不到饿殍遍野饥不聊生时,民是不会反的。

兵者,能抵外夷,亦能自戗,所以有此一朝,太/祖他老人家将兵权高度集中于帝王与阉人之手,虽因此而再不会有唐高祖李渊那样的起兵篡朝之祸,但九边也因此而危垂,步步内缩,外夷几成祸患。

陛下切记,首辅必须监管兵部,但不可直接干预战事……”

唐牧说的,皆是他一世为帝,另一世为臣时,从这两者的角度所总结来的,普世之中独一无二的经验,一方面消除帝王无法握紧权柄的焦虑,也给他执掌朝堂的方式。

李昊始终未回头,听完唐牧所说,沉默许久,问道:“清臣以为,谁可为首辅。”

唐牧道:“陈启宇。”

那是他从十年前就在寻找,并带在身边息心调/教的后继之臣,虽不能继往开来,但总算能彻底执行他所布下的战略,是个非常好的守成者。

“再之后了?”李昊又问。毕竟陈启宇还太年轻,若是万一那一天生了不该生的野心而折损过早,总还要有个后继之人。

唐牧回道:“若陛下能消除疑滤,届时可将唐逸召回来。为了一份知遇之恩,他必会尽忠竭力。”

就算陈启宇要废,至少也得十年八年,到那时候唐逸满身的棱角也已磨平,会是一个非常合格的辅臣。

李昊一声冷笑:“唐清臣,你举荐的两个人,陈启宇倒还罢了,虽是你的学生,但为人颇为公允。唐逸当年还曾差点放马骥入宫弑君谋反,这样的人,朕也能用得?”

“皇上觉得这天下可有随时可剖腹明心的极忠之臣?”唐牧反问李昊:“或者说,在皇上看来,谁人会永远忠于您,那怕御玺朱笔在手,兵权调令在握,也终此一生绝不会反?”

李昊摇头:“世间没有那人的人!就算有,也是个无用之人。”

唐牧一笑:“您必须得是一只猛虎,才能降伏这朝堂丛林中其他的猛兽。一只肥而软弱的绵羊,就算丛林中有再多规则保障他的权益,他所仰仗的,也终将是猛虎心头那点良知。但既为猛虎,就不可能有良知。”

……

对着这位到如今仍还不敢转过身来,有勇气正面对上自己的祖辈,唐牧心底仍还残存着鄙夷与不屑,却也耐心规劝道:“您必须得自身强大,无坚不摧,才能掌握朝堂。纵使有千年的奴役教化,万民都蒙上自己的眼睛盲听盲信,您也必须得要勤奋,才能守住这群愚民们!”

“唯有弱者,才会统领一群比自己更弱的人为臣。若您连唐逸都降不伏,那陈启宇也不必用了,概因你对付不了他。”

他拉开门,伸手道:“皇上,草民从既刻起,辞去蓟镇总兵之职,往后只做一介下九流的商户。但这是草民的商栈,就算您是天子,这瓦片茅檐下的片隅之地也是草民的,现在,草民要恕不远送了。”这是要逐客了。

李昊经过唐牧身边时忽而停住,时隔八个月之后,这遍巡九边的总兵关满面风霜,唇薄成一线,戾目,背有略微的俯势,盯着他时如苍鹰盯着只小稚鸡一般。

“多替她捂捂脚,或者能舒缓抽筋!”李昊终是没能忍住,在唐牧能杀死人的目光中补了这一句,然后疾步出了炭行,阴沉着脸扫过那一群跪伏于地的朝臣们,冷声道:“诸卿请起,回家备早朝吧!”

*

这厢唐牧亲手关上两扇大门,回头见韩覃一手抚着肚子在那楼梯上探头探脑,满脸皆是孩子犯了错要等着大人惩罚时的忐忑与不安。他脱了那件武官常服,扔到台阶下,一步步走上楼梯。

韩覃往后躲了几步,等不到唐牧上楼梯的脚步声,又悄悄转到楼梯口,便见他在台阶上坐着。她方才听了半天壁角,也知唐牧如今才算是交出了自己手中的权力。一只猛虎,她却仗着爱的名义逼他自己拨去利齿,用孩子和家庭替他套上一幅温柔的枷锁,叫他此生都不能挣脱。

“二爷!”韩覃以为唐牧仍还在怒中,伸脚探了一探,谁知他疾而伸手,一把便将她扯入自己怀中。薄薄两只绣鞋,袜子都不曾套得。唐牧将韩覃一双冷足握入手中,问道:“为何不穿棉鞋?”

韩覃低声道:“走的太急,忘了。”

她贴面在他胸膛上,一阵热气,宽阔硬实,心跳沉稳,这仍是唯能叫她安心的所在。

唐牧伸手在那滚圆的肚子上缓缓抚摸,忽而觉得掌心微微一鼓,怔了怔,低头去看韩覃。韩覃一声笑:“大约他也晓得是爹来了,要跟二爷打个招呼。”

唐牧手仍在那一处抚着,一动不动,与韩覃二人屏息等了至少一刻钟,肚子却再也不鼓了。他再回忆方才那一鼓,大约是只绵嫩的小手或者小脚,忽而一蹬,蹬在他心头,那奇妙的感觉他两世都未体验过。

两人挤在炭行那张小床上,唐牧的手一直未再松开过,仍在那一处抚了等着。大约孩子也不愿父亲失望,终于又踢了一回,仍是一瞬即逝的微鼓。唐牧翻坐起来,揭开被子盯着看了许久,活了两生,头一回知道什么叫热泪盈眶。

那未出世孩子的一脚,将他两世的遗憾齐齐抹平。

“二爷,对不起,我为了一已私利,要连累你了这一生不能施展报负,只怕您此生都要怀着遗憾了。”唐牧侧首在韩覃肚子上静听,韩覃伸手抚着他的面庞,唇角一丝苦笑。

唐与韩覃相并平躺了,握着她的手道:“上辈子的陈启宇,为辅一世,死于任上,临死时皇帝位封其国公、太傅、柱国的旨令一道道传来,他临终的遗言仍是:憾不能多活二十年!

无论是今天退,还是临咽气的那一刻退,权力那剂春/药,紧握时的成就感与愉悦感有多大,不得不放手时的遗憾与不舍就会有多深。再者,权力那东西,也不是人们攥紧手腕,就能握得住的,有时候,我们妥协,放手,只是为了更好的掌握它而已。

所以,娇娇,你不必为此而自责。”

唐牧这番话,当时韩覃并未能听懂。直到次日与他一起回了怡园,坐在避心院内书房喝茶,听着外头一道道请首辅回朝的旨令时,才知道自己昨夜的愧疚与激动算是白费了。

一请而拒,十天后再请,再请而拒,直到二十天后,群臣捧着圣旨第三次入怡园相请时,唐牧盛情难却,总算答应再度出山,仍以户部尚书之职,兼东阁大学士,为任当朝首辅。

唐牧再任首辅,头一天上任便是腊月二十八这天,朝廷一年一度的廷议。

*

韩覃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替唐牧穿戴公服。今冬二九带三十,明天就是除夕了。昨夜一场大雪,院中银妆素裹,韩覃披着裘衣送唐牧到院门上,他走了几步又回头,于两旁的夜灯中走到韩覃身边,握了握她温热的小手,屈膝半跪在她腹边,侧耳听了听,抬头道:“我瞧你这肚子似乎往下溜了不少!”

即将临产,孩子开始入盆了。

这天夜里韩覃见了红,而唐牧一直到除夕傍晚才回来。足足折腾了一天两夜,寇氏亲自照料着,四五个产婆围着,直到大年初一那子时的更鼓敲响,京城各处鞭炮齐鸣时,卧房中一声响亮哭啼,一个婴儿便呱呱坠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