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二次

“你说呢?”欧牧夜定神的看着她,下颚微微往里收。

他的反应等于告诉她答案了。

唐晚宁握紧了手里的杯子,她现在心里有点乱,不,是非常乱!

她现在有种想要过去掐死他的冲动。

“你怎么……你怎么能对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真的那么做呢,难道你看不出我是喝醉的,我神志不清嘛。”她极力控制着随时都可能失控的情绪,这想是一回事,真的发生了又是另一回事。

欧牧夜表情无奈道:“我推了,也劝了,可你一个劲的缠着我,我是个男人,在那种情况下,无动于衷才不正常吧!”

唐晚宁俏脸发红:“你们男人都是衣冠禽兽!”

“那也是被你们女人逼的!”欧牧夜身体往后靠,浅笑的云淡风轻。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涨红了脸憋了老半天,最终还是败了,谁让这次理亏的人是她呢,如果鱼儿不游到猫的嘴边去,猫哪有机会,说来说去,都是鱼儿自已作死。

痛定思痛,她也能打落牙齿活血吞了。

“我等会就去药店买药!”她平静而萎靡的耷拉着脑袋,反正接不接受,那都是事实。

“72小时之内服用就可以!”欧牧夜淡淡的讲,琉璃般的绿眸深不及底。

“呵,你了解的还真多,”唐晚宁发笑,想必他在这方面一等一的老手了吧,思及此,她不由自主的就流露出一丝鄙视的神情。

哪个女人莫名其妙的失了身,都会在潜意识里憎恨这个男人的。

欧牧夜一眼洞穿了她脑子的不良幻想,薄唇半抿:“胡乱揣测YY别人的私人生活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唐晚宁的脸又乍然通红。

“亲家大哥,晚餐我还是不吃了,我先告辞了!”她勉强扯出一丝笑容,保持着风度,拿着包从沙发上站起来。

这个男人太阴险恐怖了,再跟他在继续呆下去,她会疯掉的。

欧牧夜也不强留她:“既然亲家小姑你执意,那我就不留你了,路上小心!”

“好的!”唐晚宁假模假样的躬身,保持淑女的温婉姿态往外走。

经过壁炉前的时候,一直懒洋洋的趴在欧牧夜脚边的猫咪忽然很凶的“喵。”的一声向她扑来,吓的她花容失色,高跟鞋一歪,整个人狼狈的往前扑去。

“啊。”

嘴唇在某个质地柔软的地方弹了一下,她赶忙抬起头,看得近在咫尺的完美脸颊,大脑瞬间处于完全死机的状态。

欧牧夜眼皮微微往下垂,很客气的问:“你打算在我身上趴多久?”

她迅速从他身上爬起来:“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被。”她四下寻找哪只罪魁祸首的猫咪。

“不用解释了,”欧牧夜口吻沉着的打断她的话:“刚才你踩了公主的最喜欢的毯子,所以它才会攻击你的。”

唐晚宁愣住,朝壁炉旁那边扑在地上的高档羊绒毯看了看,干笑了几声:“它还真有个性。”该死的肥猫!

欧牧夜盯着她胸口,若无其事的提醒她:“你的纽扣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