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去外地

“没人逼你,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自已造成了,借口用老公的因果理论,是因为你背叛再先,才造成了现在的果,要怨你就怨你自已,不要拿我来出气。”唐晚宁反驳他。

“所以我才想让一切都回到原位,晚宁,我们不要在错下去了!”唐北琛的口气转而就变成了乞求。

唐晚宁感觉自已像在跟一个怎么都说不懂的孩子交流一样,脑门发涨:“唐北琛,你要我说几次,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呢?我喜欢欧牧夜,我喜欢现在的生活,他才是我命中注定的真命天子,我不会离开他了,我会用尽全力去抓住的,跟你,已经是过去式了。”

她说的够清楚明白了吧!

“你从来就不会撒谎,怎么近来变的那么爱撒谎了?”唐北琛悲戚的冷笑,黑眸里头是浓的化不开的伤心。

而这份伤心,她也充分的感受到了:“我是什么个性你是知道的,所以不要在自欺欺人了,放手吧,试着去爱云裳,你也会获得幸福的。”

“晚宁,是我把你弄丢了,可我却不知该怎么找回来,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我一定不会跟云裳结婚的,因为我自始至终爱的都是你,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每次看到你跟他在一起,我嫉妒的快要疯了,我很痛苦,真的很痛苦,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唐晚宁你告诉我。”他失控的质问她,眼底已经满是薄雾。

唐晚宁幽幽的叹息:“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即使他如此痛苦,她的内心深处也只剩下同情跟怜悯,她知道,对于他,这个曾经心动过爱过的男人,终究是有岁月痕迹里所渗透的感伤,已经与爱情毫无关联了。

她也很吃惊自已会那么快的就真的变了心,可不爱了就是不爱了,这与道德与谁都无关,或许她天生就不是情长的人。

“不,你帮的了,不爱了你可以重新爱我,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唐北琛急着争取。

“我懒的再跟你说了,别再打电话给我,也别在冒险进我的房间,九叔的话你可都听到了吧,下次,你就要倒大霉了,我挂了。”唐晚宁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

“等一下。”

唐晚宁把手机又放回耳边:“你还有话要说啊?”

“你跟欧擎远关系好像很不错!”

“胡说八道什么你,他是叔叔,我是侄媳妇,我们是一家人。”

“那天早上你进了他的房间吧,你穿成那样都能自然而然的进他的房间,还是关系不好?晚宁,看来你还是不了男人,一个男人会帮一个女人,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得到她。”

这一次,由唐北琛先切断了电话。

唐晚宁怔怔的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

他最后说的那几句话,让她心理莫名的发慌,不会的,九叔他本就是个温良的好人,用他自已的说,他们无冤无仇的,他帮她也是不想自已惹上麻烦,绝非存着别的心思。

但不管怎样,以后还是尽量保持距离的好!

下午,欧牧夜要去外地,带了她一同前往,还会在那边过上一夜。

他们从楼上下来,蓝柏光快几步过去,离开房车的车门,但凡超过两个小时的路程,他就会坐房车,里面空间大,便于休息,最重要的是,中途若是需要上卫生间的话,不用去服务站上公共厕所。

唐晚宁先钻了进去,里头豪华宽敞,干净整洁,坐在深棕色的真皮椅上,软软的,真是太舒服了。

随后,欧牧夜坐到了她的身边,最后蓝柏光也上来了,他把门光关上,按了内线,让前面的司机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