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到最后,不知结局

“你不用对我用激将法,我不吃这一套的。”欧牧夜笑的更加柔和。

“尽量去狡辩吧,反正不敢就是不敢,胆小鬼,”唐北琛给了他轻柔一刀,笑着对唐晚宁说:“喂我吧!”

唐晚宁拿起那碗罗望汤,看到汤里白色像豌豆大小似的物体,犹豫的问他:“你确定你敢吃?”

好吧,她承认自已跟他在一起十三年,并不知道他可以吃这种重口的东西。

“有何不敢,我可不是胆小如鼠的男人,连吃个菜都不敢。”唐北琛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欧牧夜。

这绝壁已经不是暗示,而是赤裸裸的明示。

唐晚宁勺起汤送入唐北琛嘴里,他很是享受的品着滋味:“嗯,不错,这蚂蚁汤很鲜美。”

“真的吗?”唐晚宁有密集恐惧症,想到黑压压的蚂蚁,就感觉手臂发麻。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尝尝。”唐北琛说的煞有其事,让人分不清他是在说谎还是真的好喝。

然而,欧牧夜可不相信他,硬撑跟演戏的成分比较大。

唐晚宁连声婉拒:“算了,你喝吧,我是个胆小鬼,不敢。”

无形中,她在欧牧夜的身上又神补刀了一记,这使得他越是吐血去。

“润完口了,接下来吃油炸大虫,营养好。”欧牧夜指着盘子里那一条手跟脚都很清晰的虫子,正确的是虫子的尸体。

他就不信他真的敢吃。

唐晚宁觉得自已连夹得勇气都没有,何况是死。

唐北琛看也没看那些食物,直接对唐晚宁说:“每一样都夹给我吃吧,无论大虫子还是猪皮或是榴莲饭,只要是吃的,没什么不敢的。”

“好吧,”唐晚宁呼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夹起一个大虫子送到他的嘴边,见他张开嘴,她闭着眼睛把虫子塞进去,不敢看了。

她对虫子,特别是毛毛虫真的是接受无力。

看到唐北琛镇定自若的咀嚼,欧牧夜胃口阵阵的翻滚。

“这虫子炸的外焦里嫩,越吃越香,不错啊,牧夜你也尝一根,别客气,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唐北琛热情的邀请他一起吃。

欧牧夜沉默了!

连蚂蚁汤跟油炸大虫都吃过了,猪皮跟榴莲饭简直就是小儿科,唐北琛每样都吃,而且丝毫没有痛苦勉强的神色。

唐晚宁想,这下子欧牧夜完蛋了,他以为上次唐北琛没吃爷爷的爱心早餐就以为他不敢吃泰国的黑暗料理么,哪知人家的接受能力比他强多了。

“牧夜,把这条虫子给吃了,来嘛,胆子大一点,这虫子都死了,你还怕它活过来咬到你的舌头不成。”唐北琛边吃边嘲笑欧牧夜。

听到虫子都死了这话,更是令欧牧夜胃部不适,本来他是想用这套恐怖的午餐吓的他反胃,没有食欲,他以为他是决定不敢碰的。

这次真的失策了。

他千算万算,没有料到唐北琛是个变态。

见欧牧夜不语,唐北琛就更是乘胜追击,他点着面前的几道食物:“证明一下自已不胆小鬼吧,随便跳一道菜吃一口,我就不说你了,要不然的话,这个笑话我可要说的人尽皆知,我想晋泽他们一定会很喜欢这个笑话的。”

“我不吃不代表我不敢吃!”欧牧夜轻笑,努力维持着镇定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