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画在他掌心

此话一出,卡沙跟邱慧顿时提神醒脑般的直起来眼睛。

卡沙的父母不在,自是也没人给她撑腰,而邱慧的父母虽然在,欧牧夜之前也似承诺一定会偏向他们这边,可因为女儿的这等丑事曝光了而抬起头来,也无话好说,毕竟他们的是女儿,虽说之前欧牧夜没说跟卡沙的事,可他一没触犯道德,二没刻意隐瞒,他们也还找不到理由去说什么。

在邱慧还在跟人同居,一脚踏两船的事情披露后,邱父就知道跟欧家的婚事泡汤了,而且还是那种没有余地的。

可邱慧自已却怎么都不甘心。

欧家人没有说什么,反过来说也等同于默认了。

欧牧夜沉默了两秒后,回答:“就这么处理吧!”

他简单的下了定论,一副不需要再说多,唯有独尊的架势。

门外,有人进来。

“锁已经开了!”

欧牧夜点点头,时间契合的刚刚好。

这别人眼里或许这次的事件无厘头到了极点,让前妻帮前夫选新妻,并且用蛮横的方式囚禁了一天一夜,上演了一出又一出“宫心计”,可实际上,棋局早就开始了,而眼下,也还没有走完。

他看了看两旁的人:“想要走的人可以走了!”

邱慧的父母拉着邱慧第一个站起来。

“我不要走,夜,我是爱你的,你说过会跟我订婚的,我要做欧太太。”邱慧不肯离开,急切起来,语无伦次了。

“别说了,越说越丢人,跟我走!”

“阿慧,都是你自己的错,听你爹地的,今天我们先走。”

父亲骂,母亲劝,邱慧自已则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欧牧夜,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美梦破碎了,谁能甘?

欧牧夜注视着卡沙,语气客气严谨:“我没办法接受我的妻子不忠,我很喜欢你,不过很遗憾,我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言下之意其实就是很婉转的对她说,你被三振出局了!

唐晚宁在心里冷笑,还真是有够阴险的,邱慧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一个事实是,从一开始她就是个炮灰。

不过不知道也好,不然会更崩溃。

“夜——”邱慧心里不甘却也没有办法让他回心转意。

在她不在挣扎的时候,父母将她扶了出去。

欧牧夜最后对邱慧父亲说的是,改天会去登门拜访!

邱慧走了。

卡沙正大光明的坐着,信心满满的模样。

欧家人不仅猜想,这卡沙莫非是真找人代孕生下了夜的孩子?

若是没有,她哪来的底气。

实际这疑问也在唐晚宁的脑子里一闪过过,但是一想到他们或许真有个孩子,她就不想再去多想了,纯属找虐。

戏也演的差不多了,唐晚宁打了个哈欠,起身:“欧总,没我什么事了,我可以走了吧!”

她嘴上是问他,可肢体已经往外走了,因此看起来更像是我给你面子才跟你打声招呼再走的。

“我好像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跟你讲!”欧牧夜突然说。

唐晚宁停住脚步转过身来,表情谨慎戒备,从他对付邱慧跟卡沙来看,他绝对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深恐怖分子。

所以他说有件重要的事情没跟你讲,下意识的,她的汗毛就竖起来了。

“什么事?”她警惕的问。

“别紧张,”欧牧夜微笑:“虽然是重要的事,不过并不复杂,就是当初你签离婚协议的时候吧,忘记按手印了,你人又忽然玩消失,我找不到你的人,手续就一直拖着没法子办。”

唐晚宁愣愣的眨巴了两下眼睛,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欧家人听的眼睛都直起来了,这事情他们怎么都不知道啊?

卡沙更是崩溃:“不,不是都对外宣布离婚了嘛,你们离婚了啊!”她的情绪有点激动。

“是离了,只是手续没办全,手印必须本人去按,但当时她人失踪了。”欧牧夜淡定的解释了。

他说的是的的确确的,所有人都知道唐晚宁当时失踪了,根本找不到人。

这分明不是阴谋,可怎么就越闻越透着阴谋的味道呢?

唐晚宁花了一分钟接受了这个消息,她指了指欧牧夜,又指了指自已:“你的意思是,我们该去把手续办一下?”

“如果你坚持的话!”欧牧夜淡淡的说。

这话说的可大有玄机了。

七个字犹如七块打散的积木,一下子让未来的形状变的不确定了,如果她坚持,那就是把手续办办完,可如果她不坚持,改变主意又不离了呢?

而欧牧夜这话说的,就连白痴都听的出他对她还是很眷恋。

当初,他就坚持不肯离,是唐晚宁太固执才不得不离的。

顾佳倾看着卡沙像是给掐住了脖子,快要咽气似的表情,就忍不住喷笑了出来,还使坏的随口建议:“要不就不离了吧!”

“不可以!”卡沙急了:“覆水难收,都分开那么久了,大家都没感觉了。”

“有没有感觉要问当事人嘛。”顾佳倾笑嘻嘻的。

苏晋泽伸了个懒腰:“你们能不能改天再慢慢离,我真玩不动了!”

顾佳倾往他胸口一拳捶过去:“你闭嘴!”

“嗷——”苏晋泽捂着胸口,用无奈的表情看着她:“你就不能轻点吗?我胸口被你捶碎了,你要负责。”

“滚一边去!”顾佳倾推开他的脑袋。

苏晋泽又反弹回来,靠在她的肩膀上,抱住她的腰:“我不管,反正你要负责!”

“别靠着我,手拿开,你烦不烦啊!”

顾佳倾对他更种暴打,苏晋泽各种花式惨叫,把死皮赖脸发挥到了极致。

蓝柏光忍住怒火,起身过去拉开苏晋泽:“不是要负责吗?我来负责吧,走,到外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