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问你呢(1 / 2)

两天时间过去, 季随当众亲吻倪莱的事情持续发酵, 救援队上下无人不知晓, 全员都是八卦小能手。

晚饭的时候,汪醒人拿着一个空盘子挡在自己脸前, 做好挨揍的心理建设, 问:“季队,咱们去老古大排档撸串的那晚, 你真为了倪莱和七哥刚上了?”

“碰巧路过, 载了她回来。”季随平静解释了一句,“不存在刚, 我都没见着七哥。”

毛线:“路过?咱们那晚不是在老古大排档吗?六色码头可是在——”

季随叉了一块红烧肉, 扫他一眼:“你不是已经休假回家了?”

“……明天才回。”毛线知趣地闭上嘴。

汪醒人:“七哥这回是认怂了,下了救援船就溜出岛了。”

季随淡着一张脸,没说话。

汪醒人把手里的盘子向上举高, 只露出一双眼睛, 咳嗽了声, 直接问:“季队, 那个, 你和倪莱谈恋爱了?”

季随一脸无辜:“为什么这么说?”

!!!!!!

全桌人都惊呆了。

还能为什么?!

且不说你把院子租给她,又从七哥手里英雄救美把她抢回来,就单说前晚亲她这件事,不谈恋爱会上嘴亲??

不要跟我说你是在做人工呼吸!

白莲吊。

阿乙实在忍不住:“前晚——”

程惜端着餐盘直接坐过来。

毛线用胳膊肘捣了阿乙一下, 使眼色道:“前晚那个剧你追到哪儿了?”

阿乙的求生欲一向很强, 他立马改口道:“哦, 看到他知道她知道他知道她知道他知道她出轨那里了。”

毛线:“……”

季随:“……”

汪醒人:“……”

“唉哟,我忘了你们看不到我说的字,分不清是单立人的他还是女字旁的她。”阿乙抓了抓刘海,“我重说一遍,大柱知道了翠花知道他知道她知道……操,把自己绕进去了,不说了。”

季随:“平时少看些没营养的东西。”

毛线:“大柱翠花,一听就是油腻版乡村爱情剧。”

阿乙:“其实里面的男女主不叫大柱和翠花,叫朴熙泰和金宥粲。我这不是怕你们分不清谁是谁,所以才找了个本土名字代入。”

毛线:“没感觉高大上到哪里去。”

季随把红烧肉里的汁浇到米饭上,用筷子拌了拌,黄不拉几一团,突然没了食欲。

他把筷子插在米饭上,站了起来。

毛线:“季队,怎么了?”

季随:“撒尿。”

毛线:“还回来吃吗?”

季随:“不吃了。”

坐下来一直没说话的程惜也跟着放下筷子站起来:“我也吃好了。”

阿乙一脸的卧槽:“你也去撒尿?”

幼儿园里的男女小朋友上厕所都不手拉手啦啊喂!

程惜抄起桌子上的筷子在他脑袋上摔了下:“没人把你当哑巴。”

再瞪他一眼,丢下筷子去追季随。

汪醒人幸灾乐祸地从阿乙头发上捏下来一颗米粒,在指间捻了捻,摁到阿乙嘴上,笑道:“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我草你大爷!”阿乙跳起来,按住汪醒人的脑袋要把他往菜盆里扣。

毛线盯着阿乙嘴唇上的那颗米粒,突然一拍大腿:“我知道季队为什么亲倪莱了!”

正在打架的两个人停了下来,同时看着他。

毛线:“我记得倪莱嘴唇破了块皮,有强迫症的人看着有点儿膈应,老想把它撕下来。”

阿乙:“你是说……季队有强迫症?所以要用牙把那块破皮咬下来??”

“这理由牛逼。”汪醒人回头看着程惜的背影,“你们猜季队会怎么跟程惜解释。”

毛线:“犯得着跟她解释?”

阿乙:“冯安安应该彻底死心了,那天季队当着她的面亲的倪莱。程惜当时开着救援机回来了,没亲眼看到。我估摸着,季队硬说是做人工呼吸或者强迫症犯了要撕掉那块破皮,程惜都会选择相信。”

汪醒人:“你们人类的爱情啊——”

*

季随没有去洗手间,而是直接走出餐厅。

程惜快步撵上他:“季队。”

季随抄着裤兜,把烟塞回去:“有事?”

程惜直爽道:“没事,就是想和你聊聊。”

季随站定:“聊吧。”

“……”程惜稍愣了愣,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

季随看她一眼,抬脚:“我尿急。”

“……”程惜跟上他,“我想和你聊聊合同的事情。”

季随往前走着:“我不想聊。”

程惜:“他们说你救回来一个画画的。”

季随:“嗯。”

程惜:“你和她很熟?”

季随本来想回宿舍待着,听她提起倪莱,刚才吃饭时的那股烦躁劲儿再次窜出来,打算索性去小酒馆里坐坐。

他往院门口走:“我给她当过模特。”

程惜微怔:“什么模特?”

季随眯起眼睛笑了下:“裸模。”

“!!!”程惜瞪大眼,研判着他的笑,“季队,你又在开玩笑。”

季随扶起樟树下的自行车,收起笑:“你有见过我随便开哪个女人的玩笑?”

程惜:“你去哪儿?”

季随:“回家撒尿。”

程惜看着他骑出基地大院,她一脚踹在樟树上,惊飞了树杈上的两只小鸟。

季随这句话意思再明显不过。

画画的那个女人租住在他家,今早刚出院,裸模,回家撒尿。

以上,他和那个画画的好上了。

程惜自己知道,季随不是没回绝过她的爱慕之情,他每次回绝都没有太让她难堪,是顾忌着她的面子,毕竟同在救援队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但是这次,程惜十分崩溃。

他居然和一个登岛没几天的陌生女人好上了?!

那个女人她见过,并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美艳不可方物让男人一见就把持不住的妖精。

就是个气质有点儿特别的一般小美女。

绝不相信季随是随便乱约的人,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栽倒她手里。

输的不甘心不服气。

*

骑出基地大院,季随本来是要直接去小酒馆,不知道怎么着,一不留神开了个小差,骑着车拐到了9号院门口。

还真有点儿尿急。

进不进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